科普:民航飞机客舱是如何防控疫情传播的?

南京疫情的溯源结果是禄口机场保洁人员在对俄罗斯入境的CA910航班飞机客舱执行清洁任务后感染了新冠病毒,这引起网上不少对于飞机客舱防疫的关注,大家可能都在想,平日里熟知的客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构造?有哪些地方会有可能成为传染源?航司又做了哪些工作来避免病毒的传播?在这里我想借此机会给大家介绍一下现代民航飞机客舱的一些情况,同时结合民航系统的防疫标准和流程,让大家对民航飞机的客舱有一些认识,进而增加大家对于飞机客舱在防疫方面的信心。

走进客舱

在民航飞行体验中,可能大家最为熟悉的莫过于客舱了。现代民航飞机的机身设计可谓是匠心独具,除了要满足最大限度地载客和载货的需求之外,还要满足空气动力学的要求,做到阻力最低。所以,粗略来看,主流的民航客机从外形来看就像是两个半圆合在了一起(如下图)。

科普:民航飞机客舱是如何防控疫情传播的?

这个半圆的上半部分就是客舱,用于载客,也就是我们熟悉的公务舱、经济舱,另外还有厨房、卫生间等功能区域的所在地;而下半部分则用于载货,比如旅客行李,一般是用专用的货箱装或者散装;对于宽体客机,下半部分的货仓也可以放专用的货板。

对于一架民航客机而言,客舱是最为重要的,直接关乎旅客的乘机体验。

根据民航局发布的《运输航空公司疫情防控技术指南(第七版)》(以下称《指南》)的“人物同防”的要求,无论是客舱还是货舱,在每个航前、经停还是航后的各个环节都会进行相应的消杀防疫措施,努力阻断疫情通过航空器传播,比如《指南》中规定要对航空器进行日常清洁和预防性消毒、在经停时采用湿式法进行航空器清洁,航后做一 次彻底清洁,并至少每月做一次预防性消毒。

客舱的功能模块与防疫措施

在客舱中,与旅客接触最多的无非是座椅、洗手间和头顶行李箱。

对于这些易于与我们接触的客舱表面,航空公司都会进行严格的消毒和清洗工作,另外,根据《指南》的要求,“旅客用餐前或接触舱内物体表面,尤其座椅扶手、盥洗室门把手等高频接触物表后,应及时做好手部的清洁消毒,未经消毒时避免接触自己口鼻和眼部”。

首先来看座椅,一般的民航客机都会把客舱按座椅的级别分为头等舱、公务舱和经济舱三部分。现在由于民航在走向大众化,头等舱一般比较少见了,公务舱和经济舱则是较为常见的布局,而对于低成本航司而言,则全经济舱是较为常见的布局。

在这样的客舱布局下,从防疫角度来看,我们可能最关心的是前后左右的人会不会有可能把病毒传染给自己。要回答这个问题就要从接触方式和空气循环两方面入手。

从接触方式来看,公务舱的前后左右的间距比较大,旅客彼此之间接触的几率比较小,而经济舱的前后左右间距较小,互相之间碰到的几率比较大,尤其是左右座椅扶手之间,经济舱的座位一般只能允许有一位旅客将手臂放在上面。好在新冠病毒主要是通过呼吸系统传播,所以皮肤接触目前来看问题不大。

另外有可能造成不同航班之间旅客间接接触的就是座椅本身以及座椅上面在头部位置的那一小块方巾。这块小方巾因为要接触人的头发,所以每一次航班之后都要更换,所以不会成为不同航班之间的传染媒介。

对于座椅而言,与旅客身体接触的部分的组成一般是泡沫材料外面包一层针织面料或皮革材料,这些材料都具有轻质、耐火的特性,尤其是坐垫,在紧急情况下还可以用作漂浮物。由于这些材料本身的特性以及新冠病毒在离开母体后段时间内就会死亡的特性,座椅本身不会成为传染媒介,但是在新冠疫情爆发后,根据《指南》的要求,各航司采取了严格的消杀措施,尤其是在执行完一天的航班之后,也就是“终末”状态,航司会对对客舱座椅进行“先外围后中心、先上后下,包围式彻底消 毒的总体原则进行终末消毒”,并且在“消毒后按照航后清洁要求对客舱进行清洁处理”。

和座椅相关的接触性传染最有可能的途径就是呕吐袋,这个小袋子平时放在前排座椅的靠背的袋子中。这个小纸袋的设计的设计非常独特,头部有排孔拆除线便于我们将其打开,而在使用完之后则可以用头部的金属丝进行卷曲后封闭。可以说,如果旅客使用得当,这个小袋子也不会成为传染源。如果清洁人员严格遵守《指南》中的消杀流程和标准,并对个人防护用品的穿脱和使用进行检视、使其符合《指南》中的流程和标准,那么堵住这一传染源也不是难事。

其次来看洗手间。飞机上的洗手间最为与众不同的是马桶中的排泄物和洗手池中的水都是通过一套真空抽吸系统来吸到废水箱中的,因此不会有病菌散播到客舱空气中的危险。类似的真空抽吸系统在动车上也有应用。洗手用水则是飞机上独立的的供水系统将水加压后供到洗手间的。这套供水系统的水箱和管路会做定期的清洗、消毒。

在新冠疫情爆发后,各航司都遵照《指南》的要求加强了对洗手间的消毒工作,对于旅客可能接触到的各个表面进行灭菌、消毒处理,同时对在飞行中如何使用洗手间也做了细致的规定,比如“条件允许时设立机组人员专用盥洗室,如不能满足上 述要求,应在机组人员使用盥洗室前后做到“一人一消毒””;又比如“旅客应按照机上乘务员的指引有序使用盥洗室,使用 时注意先关闭马桶盖再冲水,避免潜在传染性颗粒的吸入风险, 使用后及时做好手部的清洁消毒”;再比如“安排旅客有序使用盥洗室,避免盥洗室外聚集,等候时保持适当距离。盥洗室每 2 小时清洁消毒一次(或每10人次使用后)”。应该说虽然洗手间是人员流动的场所,但由于其独特的工作原理配合积极的消杀措施,洗手间作为传染媒介的可能性很低。

最后来看头顶行李箱。目前波音和空客飞机上的行李箱设计无外乎下拉式和上翻式,旅客上了飞机将随身行李和物品放入其中,之后在下飞机时再将其取出,即使中间有取放动作,总的来说与行李箱的接触频次有限,手部触及的也基本限于行李箱锁扣部位。即使不同的人有触及这同一个部位,但比起电梯上不同人触及同一个按钮的几率还是要小很多,再加上《指南》中明确要求对此类高频接触的表面要进行消毒和清洁工作,行李箱成为传染媒介的可能性非常的低。

说完接触方式,我们来聊聊空气循环系统。在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关于飞机机舱内空气循环的讨论就非常的多,各家制造商也对飞机客舱空调的工作原理作过解释,在此就不再赘述了,总体而言,客舱的空气不但经过高效能的过滤器(HEPA)过滤,同时客舱内的空气循环是从上而下循环、不同部位的空气不会横向流动而是纵向流动,避免了不同客舱部位之间的空气互混。(如下图)

科普:民航飞机客舱是如何防控疫情传播的?

说到这里,我想纠正一个概念,那就是很多时候我们会将飞机客舱描述成一个“密闭”空间,这其实是不准确的。虽然感官上我们会觉得飞机客舱是一个像房间一样的密闭空间,但实际上,飞机客舱的设计是既有外界空气实时的流入,也有舱内空气实时的流出,而且这种空气交换的效率还非常高,这也就是众多文章中所说的飞机客舱的空气每2-3分钟就更换一次的原因。

根据《指南》的要求,对于空气循环系统,尤其是其中担任重要角色的高效能过滤器HEPA滤芯来说,“维护人员要严格按照厂家标准进行定期更换,并将使用过的HEPA放置于专用的塑料袋中进行密封,同时维护人员在进行此项工作时也必须严格准手个人防护标准”。

最后,让我们来稍微关注一下厨房。单通道的窄体机的厨房一般位于飞机的前后两端,而宽体机则在机身中段也会设有一个。厨房中的各种形状的箱子、柜子和盒子大多是用来存放食品、水、小食等,中间部分的电烤箱则是用来加热餐盒的,而热水器则是独立密闭加热器,可以在高空也将水加热到100摄氏度。

在疫情爆发后,航司的餐食供应都改用了独立包装,同时只提供瓶装水,阻断了有可能的交叉感染。旅客在飞机上用才之后的餐盒都是回收到厨房的这些容器中的,而在飞行之后,这些餐余垃圾和剩余的餐食则由专门的餐饮服务人员进行处理,这些人与清洁人员是分开的。

根据《指南》的要求,对于航空器的清洁,“如条件有限,应优先考虑盥洗室和厨房的清洁”。可见厨房是重点消杀和清洁的区域。

飞机的经停服务流程

讲到这里,让我们补充一点航班的操作流程和相关工作人员分类的知识,以便于理解这次禄口机场的问题。

如前文中提到,一个正常航班的过程一般分为“航前-经停-航后”三个阶段,不同阶段对应的工作人员不同、工作内容也不同。从复杂程度和时间压力来看,过站一般是最需要多方协作和时间紧迫的一个环节,因为过站意味着一个航班到了机场,飞机上的乘客要下来,同时各方要尽快准备好让准备登机的旅客准时登机、飞机可以准时出发。从下面的这张图就能看出,一架飞机过站时需要完成的工作,可以说是非常的繁忙。

科普:民航飞机客舱是如何防控疫情传播的?

上述的图中每一个设备几乎都对应着一类工作人员,但是除了机组人员、飞机维护人员、餐食人员和清洁人员之外,其它的都不会进入飞机客舱。所以,能与飞机客舱发生接触的,除了旅客之外,一般就是这四类人员。

就工作区域而言,机组人员基本集中在驾驶舱和前后登机门附近(也就是厨房的位置),飞机维护人员除个别情况外一般只会进入驾驶舱,餐食人员则只在前后登机门附近,而清洁人员则不同于这三类人员,他们是要一排排座椅都要挨个地清理、更换头部方巾和呕吐袋,同时清理座椅和地面上可能存在的污物,另外还要清理洗手间、更换纸巾等易耗品。可以说,与飞机客舱接触最多的还是要数清洁人员,这也就是为什么《指南》中对清洁人员的个人防护标准和穿脱程序有着严格的要求。

结语

总体来说,民航客舱环境中可能成为传染源和传染媒介的部位比较有限,只要严格执行民航局发布的最新的防疫指南流程,清洁人员或者其它在飞机上工作的服务人员做好相应的防护措施,阻断这一环的传播是可能的。

本文来自民航资源网,不代表科普宝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epubao.cn/52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